朱元璋曾做过一事,比“焚书坑儒”危害还大,

常言道“天子重好汉,文章教尔曹。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。”千百年来,中国读书人的社会地位总是莫名其妙的“出人头地”,这是西方国家所不能及的。比较于我国文人的“古史散左右,诗书置后前”,本国人对读书的见解令大不相同。

出门莫恨无人随,书中车马多如簇;

《圣经》中甚至说:“读书繁多,身体疲乏”,由此可见,东、西方对读书这件事的立场截然不同,至少,本国人没中国人这般推崇读书。

娶妻莫恨无良媒,书中自有颜如玉;

那么,中国就真的对读书人如此推许吗?遍历史籍后让人疑窦丛生,古代人一边发表着对“读书破万卷”的高念叨阔,另一方面则又拿出各种禁书焚书手段压制读书人,那么,这又是为什么呢?切实,古人对读书的态度也都不尽雷同。

安居不用架高堂,书中自有黄金屋;

文人名士自然对其推重备至,治国者却是不怎么喜欢读书人的。留心,这里说的是不喜好读书人,而并非自己不喜欢读书。统治者或不喜欢读书人的陈旧执拗,或不爱好读书人的独到思维。例如,刘邦就曾这样说过:“乃公立即得天下,安事诗书?”

富家不必买良田,书中自有千锺粟;

这句话说得十分露骨:“我的天下是靠打仗得来的,与诗书有什么关系?”秦始皇则更加单刀直入,岂但,将儒学书籍烧掉,就连儒生门都被抓起来活埋,敢“偶语诗书”的穷酸家伙一律砍头弃市。清朝文字狱盛行时,被禁的文字亘古未有,连红楼水浒都难逃书禁。

男儿若遂平生志,六经勤向窗前读。